欧乐棋牌大厅下载
×
聯系我們
  • QQ客服
  • 客服電話
    025-86700522-805
  • 官方微信
  • 現代客服
返回頂部
.clear

媒體中心

Xiandai Group

雜談|大浪淘沙,到底哪些城投轉型的還可以?

文章來源:『現代咨詢』公眾號作者:金先森
時間:2019-10-22 16:58 訪問量:

來源:現代咨詢

作者:金先森

 

金先森:一個不干城投但略懂城投的男人。

 

祖國70周年華誕之際,大部分城投公司也迎來了成年禮。遍及960萬平方公里的一萬多家城投公司,像集結在天安門廣場接受檢閱的戰士,映射著強國戰略的影子。

——題記

 

 

 
一、大勢所趨之下的大浪淘沙

前段時間在忙著籌辦一個行業研討會,關于政府項目投融資模式重構,關于老生常談的平臺公司轉型,還嘗試地搞了一個產融對接環節。在行業技術壁壘逐漸打破的信息時代,筆者所處的咨詢行業競爭也在加劇,圍繞城投生態圈的各類咨詢和研究機構目不暇接,每個政策波動都能引起行業內外的意見領袖們集體高潮。與以往不同,很多城投公司此次參會的目的是為了產融對接,這無疑是一個積極的信號。筆者所在的城投行業咨詢公司尚且需要在山寨亂流之中逐一個一騎絕塵,深處時代旋渦的城投公司想要在大浪淘沙之下謀個“華麗轉身”,如同搞塔羅牌占卜的年輕人,從有限的牌面解說無限的可能,你說可能吧,也難。

“信息爆炸的結果是信息冗余,魚龍混雜,所以能做一場高口碑的研討會并不容易。一位不愿意具名的李姓同事在籌辦會議時說,“所幸,來的人挺多,超出了預期”。

“以往啊,城投是借新債、還舊債,債債有償;拆東墻、補西墻,墻墻不倒。現在不一樣了,城投也是個大人了,學會自己轉型了。”筆者的老板丁博士在接待了一波又一波“門診”客人后擦了擦眼鏡,感慨道。

 
二、真轉型 or 假轉型?

筆者在處女作《干城投的,都不容易》中就說過,平臺公司此前的生存環境過于寬松,普遍比較“滋潤”。當前,政策突然收緊,多數平臺公司面臨茫然窘境,同時也在嘗試著探索轉型。受制于2017年以來各類監管要求的影響,平臺公司一哄而上提出轉型,并成為行業熱點,此間更是多個平臺公司聲明退出政府融資平臺,宣稱轉型成功。筆者扳手指數了下,截止2018年12月31日,銀監會融資平臺監管名單共有11737家公司,其中9027家仍按融資平臺管理,另外2710家已經退出融資平臺;僅在2018年,就有151家城投公司退出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名單,數量創近5年以來新高。深究發現,不少所謂轉型成功的平臺公司在政府關系、人員身份、政府債務、項目結構、業務收入、法人治理、激勵機制等方面或多或少依然有著濃厚的政府性色彩或公益性屬性。因而,其所謂的“轉型”空有其名、名不副實。

在2018年以來嚴監管的背景下,特別是隱性債務管理和預算強約束的要求下,無論是地方政府還是平臺公司,已然感覺“掛羊頭賣狗肉”式的轉型純屬自欺欺人,不僅金融機構不認,還會帶來隱性債務風險,一旦造成違約事件更是波及和影響整個地區的信用。為此,部分地區按照“市場化、實體化、多元化、規范化”的原則謀劃平臺公司實質轉型,這從我們公眾號此前陸續推送的各地經驗做法中可見端倪。

總體來看,地方政府在推動城投公司轉型的過程中,大體經歷了“不需要轉型”—“持觀望、猶豫和僥幸態度”—“想轉型卻找不到路徑”—“部分地區轉型取得實效”等四個階段。不管城投公司是真轉型還是假轉型,自2018年開始各地已經紛紛開始積極推動此項工作,同時也有多地通過整合重組取得城投轉型的實質性進展。

 
三、怎樣理解轉型還算可以?

這一輪平臺轉型的契機與過去不同,不是公用事業改革、國有企業改制政策單兵冒進后的“因”,也不是地方政府土地財政造殼裝資產的“果”,而是財政預算體制改革、金融體制改革和國有資本投資運營體制改革進程匯集于同一時點的必然產物。不要說這一輪了,哪一輪轉型都不容易,哪一行轉型都不容易。此前,不乏頭部地產大佬喊出“活下去”的口號,說明在行業深度調控下想持續發展也是舉步維艱,何況坊間曾傳聞一年死了那么多家小房企。

“即便形勢如此嚴峻,但地方平臺公司肯定還是需要存在的,不僅需要存在,還要發揮更大的作用,不然對地方而言單純依靠財力發展真的很難”,某中部縣區的一位主政領導跟筆者如是說,他深吸了一口煙,眼神里像是藏了一個蘇格拉底,“所以啊,像我們這樣縣一級的平臺公司是肯定需要轉型的,不說多成功吧,但起碼要轉出個樣子,別整天依靠我財政幫你解決還本付息問題,同時依靠平臺公司走上正軌后給地方發展帶來幫助”

那么怎樣理解轉型得還算可以?

筆者認為,企業的轉型成功,是通過多方面的變革和調整,提升管理效率,改善經營效益,進而實現可持續、高質量發展。然而,政府融資平臺作為一種帶有特殊目的的企業,可以參照企業成功轉型的要求,但嚴格按照企業轉型成功的標準加以衡量不甚妥當,甚至有些苛刻。筆者結合長期跟蹤和研究政府融資平臺的經驗來看,認為平臺公司是否轉型成功,可以從以下幾個角度進行判斷或思考:

1、是否具備了市場化經營的理念?

2、是否布局和開展了市場化業務?

3、是否具有一定的市場化融資能力?

4、是否建立了完善的法人治理機制和現代企業制度?

5、是否防范和控制了平臺公司及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

誠然,對于一般的政府融資平臺而言,上述問題全部回答“是”還不算是完全轉型成功,但至少已經是邁向成功的標志。這當中,政府性項目是不是太多,政府依賴程度是不是太大,市場化經營收益是不是太少等因素,已然顯得不那么重要。特別是在面臨債務壓力、瀕臨存亡甚至破產關口的縣級政府融資平臺,自力更生并好好活著,也還算體面了吧?當然了,這只是轉型的最低層次的要求,在實際過程中,不乏像上海城投、天津城投、合肥建投等坐擁幾千億資產,控股上市公司,實體化業務和多元化融資讓人艷羨的“領頭羊”。

 
四、哪些城投轉型的還可以呢?

上回說,城投轉型,戰術比戰略更重要扎扎實實做一些事情,沒有成熟的拿來主義,良好的開始,便已經成功了一半。在實質性推進方面,依托整合重組、資產注入等推動城投公司轉型發展的屢見不鮮。比如,去年12月,根據寧鄉市委、市政府關于市域平臺公司整合的工作部署,寧鄉城投集團負責整合市域內26家國有公司(含13家融資平臺公司)組建寧鄉市城發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并正式掛牌;今年9月,儀征市城發集團揭牌,整合原建發公司以及住建局、水利局等6家主管單位計49家企業整合而成,總資產達450多億元;前不久,筆者參與的長沙市政府投融資平臺整合也落下實錘,以長沙城投和長沙先導控股兩大集團為主體聯合重組的長沙城市發展集團總資產超2000億元,員工近3000人,成為長沙城市發展的中堅力量和主力軍……等等等等,不勝枚舉。

就跟讀大學那會一樣,平時可以假裝學習,但是期末考試不配合你。城投轉型也是一群人高談闊論、杳無下文,一群人橫刀立馬、真槍實干,兩極分化嚴重的很。筆者搜羅了下公司的案例數據庫,發現還是有不少城投轉的還可以:

比如,“首屈一指”的自然是城投鼻祖——上海城投,依托于得天獨厚的區位優勢和地方經濟發展實力,上海城投十幾年前就開始謀劃轉型,坐擁多家上市公司,近期又是組建了財務公司,再次拉開了城投公司的差距。

比如,近年來經濟發展的新星——合肥市,市屬主要平臺公司——合肥建投,在合肥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經過體制改革、資產整合注入、產業導入、政策支持等等,讓合肥建投在轉型道路上也是特征鮮明,有興趣的人也可以自行了解。

再比如,處于東北地區的長春,擁有多個平臺公司,其中有一家叫長春潤德的平臺公司依托于“建筑產業化”也是在轉型過程中嘗到了甜頭。

此外,還有天津、銀川、泉州、徐州、連云港、株洲、巴彥淖爾、兗州、莘縣等多個地方的平臺公司的轉型工作都是可圈可點,甚至值得稱道。

上述提到的這些地方有的條件好,有的條件差。但總的來看,有兩個顯著特點,一是地方領導的大力推動和有效支持,二是平臺公司的主動作為和敢于擔當。此前有一篇“城投轉型的重任到底靠誰”做了類似分析。

這兩天,貴州省也是大動作不斷,雖然地理位置不好,地方政府的財力有限,但是省里牽頭輸出高級別政府的信用,通過信用的力量傳導,一方面緩解融資困局,另一方面也為城投轉型換來了喘息的機會,值得期待。

有正就有反,比如前段時間被大大點名國企深化改革滯后的東三省,應該主動謀劃、積極推動國有企業改革,因為國企改革是東北振興的重要一環,國有資本布局對于帶動社會資本投資具有示范作用。再比如債務高企的華北某省,不被動但也不主動,中庸之道有利也有弊,部分縣區級債務負擔巨大,資金鏈岌岌可危,也沒見得在投融資平臺改革方面有多大進展,但沒有自救,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

 
五、轉型并非一蹴而就,分化發展仍在繼續

“積極主動的干事態度決定地方發展的高度,清晰正確的工作思路決定地方未來的出路。”西北某省級開發區管委會領導在會后握著筆者的手如是說到,握得很用力,顯然受到了鼓舞,“我很亢奮,這幾天見到了全國各地的城投公司老總,他們做的都很棒,我們跟別人差距太大了,明天回去就要推轉型了,不干不行。說完,他轉身離開了,像是從她口中說出再見堅決如鐵,那身影也是深藏功與名。

“我沒辦法評判我們做得怎么樣,我只知道我們開始做轉型了,雖然他們員工還并沒有因此多拿一分錢,但是精神風貌好了很多。我覺得這就是轉型的價值,就這樣。”筆者另一個客戶在回答管委會領導的關切時說到,道理說是淺顯,眉宇間卻又閃著智慧的光芒,當然這個地方的平臺公司在該市一眾領導的支持下,確實也發展的不錯。就如同我們的國家發展歷程,城投公司的發展也一樣,想必管委會領導在下飛機后會開啟一段新的因果。

城投已經迎來了成年禮,行業到了成熟期,像是地中海的岸線總會不經意間在頭頂蔓延,兩極分化也開始顯現。市面上的專家們關于轉型的方法論不勝枚舉,仿佛下一屆諾爾貝經濟學獎必然在我國誕生。但凡事都要遵循歷史主義的必然,轉型并非一蹴而就,智者當順勢而為、借力而行。

“正道兒”都指明了,等大家都上了快車道,而后發者望其項背的那一天,煙估計也不好抽了。畢竟,“十四五就要來了。

明:本文為現代咨詢獨家原創文章,轉載需在文章開頭注明“文章來源:現代咨詢 作者:金先森”,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歡迎讀者留言,共同交流探討。圖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
 
 
 
 
 

雜談系列文章:

? 干城投的,都不容易

? 城投轉型的重任到底靠誰?

? 城投轉型,戰術比戰略更重要